北大牛津校区又遇上麻烦了

出海办学,屡生争议

曾经被誉为中国高校走出去“勇敢的一步”、“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牛津校区却在当地频惹争议。

最近一桩是,校方申请把一处房屋改建成“住宿加早餐”式(B&B)简易旅馆,遭到地方议会规划委员会全票反对。

而在前年,校方申请改造始建于1880年k 6 V ] Q、占地15英亩的庄园,欲兴建教学楼、健身房和可以容纳100名学生的宿舍,但遭到当地团体的强烈反对。后来有报道称,校方已在去年撤回申请。

目前,校园改建的前景存疑。

2017年,校区购置完成后,有评论认为,这是中国国内大学第一次“出海”办学,是中国高等教育教育的一个重要里? / f程碑;也有评论认为,北大借“牛津”二字“提高国际形象”,是一次炒作。

01

悬而未决的校园改建计划

2017年,北大汇丰花880万英镑(当时约合人民币7400万元),向英国开放大学买下牛津市郊9 _ E h . 5 . ! R外野猪山(Boars Hill)村的福克斯康贝庄园及附近的15英亩土地和校舍,打造牛津校区。

福克斯康贝庄园

这个庄园始建于1880年,1976年起成为英国开放大学的牛津校区,主要建筑总使用面积3600平方米。

庄园属于英格兰二级保护古迹。未经当地政府批准,不得拆除、扩建、或者改变用途。

2018年8月,校方向牛津郡白马谷(Vale of White Horse)地方议会申请,想改造庄园,兴建教学楼、健身房和可以容纳100名学生的宿舍。

据《牛津邮报》报道,当地一些居民和议员强烈反对改建计划,当地团体“野猪山之友”还发起了抵制运动。

“野猪山之友”表示,庄园除了是历史古迹之外,还属于英格兰绿带,是“野猪山村社区构造的重要一部分”。他们支持任何适宜的、系统性的改变,但反对校方的申请,. : 4因为这将“带来对当地道路、排水系统、社区设施的深刻改变”,有可能让野猪山村庄的人口翻倍。

他们还认为,校方没有咨询过地方居民。

在英国) . % @ ? l城镇规划法律中,绿带(Green Belt)是一种限制城市扩张的政策,一般设立在乡镇地区。凡是划分在绿带的房产,必须保持农业、林业、休憩等的目的。

后来,关于改建计划的公众咨询于2018年10月结束,但地方议会的规划委员会迟迟没有审批。

2019年8F o J I J V G月,校方曾表示:“我们的发展规划顾问和建筑师已经和技术顾问合作,应对在发展规划申请过程中所产生的问题”,但没有透露他们能否在2019年9月30日这一决策截止日^ l ` + % g期前解决这些疑虑。

《牛津邮报》后来的报道指出,校方在2019年8月撤回了申请。

最新消息是,预料校方将在今年底之前修订牛津校区改造计划,重新提出申请。

眼下,瑞鹏小屋的用途变更都被否决了,校园改建的前景存疑。

但校方似乎已在另想办法。

北京大学新闻网近日传来消息:“9月17日,经过9个月的改建,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英国校区首座学生宿舍正式落成启用,这里将可以同时满足18位学生居住生活。”

根据这则报道的说法,本次改建完成的学生宿舍原为古老庄园的一部分,后作为行政办公区,后来,学院决定将其改建为学生宿舍。

02

规划委员会一致反对小屋变更用途

校方2018年买下的瑞彭小屋,位于福克斯康贝庄园对面,处在牛津绿带的范围里。

变更小屋用途的申请,最初是在今年2月提交的,后来又细化了内容:仅用于接待北大汇丰牛津校区的访问学者,除了1名主人(或管理人员)之外,小屋可以容纳9位客人。

校方还表示,不会更改小屋的构造。

但这一计划遭到当地一些居民的反对,他们提出了53份反对意见,其中包括“野猪山之友”团体提出的意见。

居民们的担忧包括:

把绿带内住宅改成旅馆,该遵循什么原则?而且i @ I : = R,这会增加交通流量,破坏地方宁静。还有,这样的申请: 9 7 7 Y太“零散”了,应该纳入整个校园改建的申请中。

地方议会的规划官员们审阅了校方的申请书后,推荐地方议会通过其申请。

规划官员们的报告表示,他们已经“仔细权衡”了这项计划对该地区和绿带的影响,以及国家和地方支持发展教育的政策。

但当程序走到规划委员会那里的时候,参会的6位成员全投了反对票。他们认为,变更] A 0 x f Z [用途会“伤害该地& ] ~ y区的特点以及绿带设立的目的”。

看来,他们跟当地居民立场一致,对校方的申请颇多疑虑。

地方议员瓦g _ _ * m l c $ n尔肖就特别指出,瑞彭小屋的用途变更与福克斯康贝庄园的用途变更计划“密不可分”,不应该单独申请。言下之意,如果庄园的变更计划没有通过,小屋的用途变更也就没有必要了。

03

热议:有人存偏见,有人持开放心态

《牛津邮报》报道此事后,网友们议论纷纷,态度各异。

Varinia说:

我怎么不知道福克斯康贝庄园现在是北京大学的一部分。接下来又会有什么?

Stdape说:

“好,绿带保住了,不用被贪婪者吞噬。政府是时候停止这种不必要的发展规划了,尤其是涉及这么大规模的规划。他们显然对此很上心。把高速铁路2号也停了吧,浪费钱,还会毁掉所有绿带地区的宁静。”

Julian LeGood则不同意:

“他们又不搞任何改建,瑞K } f r u O _ 9 e彭小屋已经在那儿了。这和你买下一个农舍然后进行改造有什么区别?”

不过,z9反驳道:

“非也。因为他们将把房产用途从居住改造为商业——还会把超过5个人塞进这个小屋里。如果他们得到允许, / 1 % d z他们就可以引用先例,开始买下其他房产,然后把他们改造为B&B旅馆。”

LeGood又说:

“任何开8 k H发计划都可能改变房地产的用途。目前的用途是住房,还是教育,或者f Y 9是教育用途的辅助?在绿带开发上,先例的引用不太重要,都是个案评定。我们需要提问的是:‘如果这不是用来改造为B&B旅馆,那么怎么办?’它可能被作为私人房产被出售,然后引来更多入侵者,这取决于东主的性格。在绿带上进行开发不一定是坏事,只是需要规范。”

04

北大出海的争议

早在201I 0 R7年,北大汇丰购置牛& f 0 { V # & f !津校区校舍时,就曾成为舆论焦点。

中国日报网等媒体称,该校区将是中国大学第一次在海外独立建设、自主管理的实体办学机构

新华社指出,这是北大首次用自有资金在海外购置校舍,并对海外校区实行自主运营管理。有教育界专家介绍,过去也有一些私立学校进行跨国办学,近年来也有不少高校是与海外高校合作开展学位教育的,但新中国成立以来以自有资金在国外发达国家自主运营办学的高校还比较少见。

BBC当时也报道,北大汇丰牛津校区规划招生100名,来自中国、) / _ r英国和欧盟的学生们将在牛津校区和中国各学习一年。

但也有争议。

新华社当时向北大汇丰商学院院长海闻提出:外界评论,北大“借牛津的影响提高国际形象”。

海闻回应说,北大“不需要借牛津大学的牌子提高自己”。他更表示,这也是压力和挑战,“在名校面前,你怎么跟它合作、向它学习,怎么跟它并驾齐驱”。

据悉,北大汇丰牛津校区和牛津大学并无合作关系。

新华社当时还引述专家意见表示,在教育“走出去”这条路上还需要保持清醒,不能停留在“海外”概念,要深入分析海外分校的具体运作、对海外学生的真实吸引力以及对我国国内大学办学有何促进作用。

另外,“国际范Plus”发现,该校区的称谓也经历了多次变化。

最初是叫“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牛津校区”。

2018年3月,校区举行启动仪式时,校方和媒体称之为“北京大学英国校区”。

不过,在收录中国主要新闻媒体报道的百度资讯栏目检索可见,从2019年开始,“北京大学英国校区”的叫法就消失了。

而根据北京大学新闻网的报道,校方的最新叫法是“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英国校区”。

 

 

人已赞赏
新闻资讯

留学的黄金时代过去了吗?横跨四十年的三位留学生这样说

2020-11-17 21:38:13

新闻资讯

盘点最盛产美国总统的大学!哪位大人物与你是校友?

2020-11-18 9:38:2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