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拜登时代来临,疫情带来的美国名校录取变革还会继续吗?

拜登时代,大学录取新政下的亚裔学生何去何从?

看点 长久以来,美国名校招生制度在美国国内有不少争议。由其引发的军备竞赛使学生和家庭负担沉重,同时又带来精英阶层的自我复制等问题。在疫情的催化下,美国名校录Y & D ` q取政策正在发生变革。若拜登成功入主白宫,在其提倡的教育O ~ & O T机会均等的方) v ) T ( X 4 &针下,这样的革新还会继续吗?下文中,法学博士方也从“学术能力、课外活动、个人性格与特权录取”四个方面梳理了变革的方向,并指出亚裔家庭需要改变思路来适应这一新的变化。

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获得超过270张选举人票,也许我们即将迎来一个拜登时代。特朗普输在控制疫情不力,美国的确证病例已达一千多万,每天新增病例在十万以上。受此影响,美国高校苦不堪言,随着留学生的大量流失,很多学校深陷财务危机。若拜登入主白宫,给美国高校和国际学生至少带来两大利好消息:

1. 控制疫情让美国大学尽快回归正常;

 

2. 对留学生实施更加宽松的政策。

拜登留学前景看好的同时,我们也应当注意到,今年秋季入学申请中,标准化测试、GPA和各种竞赛成绩,都因疫情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很多艺术、体育和志愿者活动无法开展,美国名校原有的招生制度很大程度失灵了。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ollege Admission Counseling,NACAC)首席执行官安吉尔佩雷斯(Angel B. Perez)认为,大学是世界上发展最缓慢的机构p 9 r # y 7 l 8 r之一,而疫情带来了美国大学招生制度根本性的变革。他指出,目前大学正在重新发明一种新的录取流程,一切都要被重新构想,今年招生录取制度的变化是过去50年从未有过的。安吉尔佩雷斯今年6月,由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Making Caring Common项目组起草,来自300多家大学签署的联合声明《care counts in crisis: college admissions deans respond to COVID-19》,阐明了美国大学招生委员会对申请人的评估要点和期望,在强调录取公平的同时,鼓励学生自我保健,平衡学习和生活,进行有意义的学习和关爱他人。这份声明指出了未来美国大学招生改革的两大目标:

首先,加强大学录取的公平性;

 

其次,减少家庭和学生的入学申请的焦虑和压力。

正如声明起草人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讲! W C }师理查德韦斯伯德(Richard Weissbourd)在接受采访时指出,这是一项全国性的努力,旨在改革大学招生制度。杜兰大学招生负责人Jeff Schiffman说:“我^ / S b们审查文件的方式、对考试的重视、对越来越多的课外活动的关注,今年都将改变。”“我希望许多新变化能够持续下去,大学录取改革要传达出这样f w B N t B C X的信息:对学生来说更重要的是学习的兴趣和方法,我们会更科学、更公平地评价成绩,希望所有的中小学生都能过上幸福,充实和愉快的生活。”Jeff Schiffman一直以来,美国精英大学的录取制度饱受批评,很多专家认为,这套体系过于注重那些容易衡量V T t ] = 0 ~ Q的东西,并没有真正发掘出学生在大学和职场成功的潜力3 0 j,不仅没有培养学生对学习的/ 7 M E l热爱和鼓励成长的探索,相反引起了两个积重难返的顽疾。

1. 各种补习和课外活动几乎耗尽了学生所有的时间,也给家庭带来了很大的经济压力。

 

名校入学申请已经演变为不断升级的军备竞赛,引起了学生和家庭越来越多的恐慌和焦虑。

 

2. 富有家庭可以为孩子购买各种补习班Y – 3 ! )、课外活动训练,聘请私人升学顾问,再加上特权录取等因素,低收入阶层孩子很难进入名校| @ s 8 B / x

 

名校招生已经沦为精英的自我复制和精英自我交易的系统,造成了极大的社会不公。

疫情为大学提供了一个重新思考和反思的机会,也在全美范围内建立了一个全新模式的招生实验基地。

随着拜登时代的来临,美国名校录取制度变革的步伐将会加快。因为民主党主张教育平等和多样性,主张给弱势群体更多的机会。

 

而美国名校录取改革正是围绕着录取公平和减轻压力两大目标,通过修改和创新各种选拔标准,尽量减少因收入和阶层r j O N ! U ) ^的不同带来的录取不公平。

变革中的美国名校录取制度给亚裔学生带来更大的挑战,我们需要改变思路来适应这一新的变化。

学术能力:天赋和智力美国精英大学录取中的学术能力评估,一直被批评为过于注重分数。考试成绩只能证明学生的知识w w a和技能水平,不能完全判断学生的智力和天赋,无法衡量出学生真正的学术潜力,从而也无法预见学生在大学的学术] Y 0 ! ;成功。疫情带来的最大冲击是学术能力考核,很多学生无法提供完整的学习成绩和AP、IB成绩,根据National Fair and Open Testing的数据,由于SAT和ACT等标准考试纷纷取消,美国三分之二的大学宣布,2021年秋季申请学生可选择性提交标准化考试成绩。但是疫情带来破坏的同时,也给学术能力评估体系带来了改革契机,精英大学正在试验一种新的综合性学术评估方法,不再是单纯地看成绩单,而是要全方位地了解学生的学习和生活情况,考察重点从知识和技能的掌握转移到学生的天赋和智力。新的评估方法是将学习成绩和学习时间、学习条件和课程难度结合起来的综合性评估。耶鲁大学招生院长Jeremiah Quinlan强调,今1 6 [ } Y年的申请者不会因为AP、IB和其他标化考试取消而处于劣势,大学招生官会结合课程难度、学术资源、能得到的学术支持等多方因素去判断学生的学术能力。哈佛大学讲师Richard Weissbourd指出,假定两个学生的成绩都是B,如果其中一个学生每周要花很多时间来照顾家人,另外一个学生不需要承担这种责任,那么,这两个人的学术能力显然是不同的。新的评估方法更加关注学生参加的高中课程的难度,南加州大学招生主任Jerry Lucido表示,大学需要对申请人的真实学术能力进行更深层次评估。尽管这样做对大学来说耗时不菲,但“ 确实能选拔出一批真正出类拔萃的学生”。为了深入考察申请人是否在学业上挑战自己,一些大学通过跟特定高中的信息共享和合作,来研究那些修完AP课程和荣誉课程的学生的成长轨迹,从而建立特定高中优秀生源信息库。为了尽可能全面真实地了解学生,今年的通用申请书增加了一个可选的作文问题,要求学生描述在疫情期间所遇到的困难和挑战。今年大学招生办鼓励申请者提交尽可能多的补充材料,包括研究性论文、作文,音乐和艺术作品的样本。杜兰大学招生负责人Jeff Schiffman说:“如果您在申请书中列出了您在社交隔离中的阅读清单,我会很喜欢的。我们很乐意看到您在非常时期所做的一切。”由于大学招生部门的人力和专业性不足,越来越多的大学开始使用像Mastery Transcript Consortium(MTC)这种中介服务。这些机构不是用传统的评分方式来判断学术能力,而是对学生的具体技能和知识掌握程度和社会经济地位进行综合考察,为大学提供更加全面和丰富的数据。不仅考试分数在学术能力评估中的重要性会逐渐降低,未来标准化考试可能会被智力测试所替代。SAT于1926年首次投入使用,是为精英大学量身定制的, 旨在测量学生先天的智力或能力。随着大学入学人数的扩大,SAT和ACT逐渐成为知识、阅读、写作和数学技能的测试。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协会表示,标准化考试并不能很好地预测学生的成功,而且会加剧招生中的不公平现象,因为标化成绩与家庭收入正相关,现在是时候让大学重新考虑是否需要标准化考试成绩了。负责标准化m E G g考试的美国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反驳说,只有标准化成绩和学校成绩结合在一起,才能获得最准确的学术表现预测。同时他们还表示,会尽快开发电子版的在线考试。但是,很多美国精英大学招生负责人表示,如果今年新的学术评估方法运行良好,今后会放弃标准化考试。美国高等教育的资深观察者Jeffrey Selingo在刚刚出版的新书 《“Who Gets In and Why: A Year Inside College Admissions》指出: I 9 @ ~ e h – _虽然不会很快,但是标准化测试终究会消失。庞大的加州大学系统已经决定永久性取消SAT和ACT,取而代之的是其自行开发的“智能平衡7 | | t [ c #测试,以其在全美公立高校界的标杆地位,这项创新试验很有可能被越来越多j v B G ; J r Z的大学仿效。新的学术C g V 1 . c ]评估标准尽量消除因家庭背景不同而带来的学术成就差异,可以预见,在拜登时代,成绩不再是判断学术能力的唯一标准,而天赋和自然的学习能力会被放到最重看的位置。

亚裔学生向来以优秀的学业成绩而闻名,亚裔孩子在学业上花费的时间和努力远远超过别的族裔,按照这样的评估方式,亚裔学生通过刻苦学习所获得的成绩优势会大大减弱。而国内留学生则面临着更大的挑战,由于国内的高中成绩并不能获得美国招生官的信任,标化成绩一直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随着标Z ? : ! o , /准化成绩的意义不断降低甚至消失,国内留学生需要另外的方式来证明学术能力。对亚裔学生来说,今后的努力方向应该是追求学术的深度和难度,在高中阶段上一些更有难度的课,包括荣誉课和AP课程,甚至还可以去参加麻省理工、哈佛等美国名校提供的在线课程。

课外活动:道德和社会责任感课外活动是名校申请的重头戏,招生官通过竞赛成绩、科研和社团活动、志愿者经历,来判断学生的兴趣特长和领导力。但是,今后大学录取中,道德和社会责任将会成为课外活动的考察重点。名校申请的课外活动比拼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大学申请表中的课外活动多达八到十项,不仅妨碍了学生追求真正的兴趣特长,而且导致了精英9 g j b e大学录取向特权阶层的倾斜。无论是竞赛、夏校活动还是社团义工,这些活动更多地是拼“财力”。美国大学理事会2016年发布的数据表明0 ~ k w V % @

从学生的志愿服务时间来看,

 

父母拥有大学学位的家庭,比父母高中以下学历的家庭多25%;

 

从学生参加和领导校际运动队的可能性来看,

 

高社会经济地位家庭,比低社会地位的家庭高两倍。

疫情下很多竞赛和社团活动处于暂停状态,那么大学招生官如何考察学生的课外活动?按照2020招生联合声明:学生对家庭和社区贡献重要性上升,而竞赛等各种课外活动的重要性降低。这就意味着,道德和社会责任将成为课外活动的考察重点。其实这项改革始于几年前,2016年哈佛教育学院Make Caring Common项目就发起了一项名为《Turning the Tide I: Inspiring Concern for Others and the Common Good Through College Admissions》的招生e T j l h !倡议,希望通过大学入学引导和激发学* B x生对他人和社会共同利益的关注,促进学生对他人和社区的更多的贡献。这份倡议得到了耶鲁、普林斯顿、斯坦福等近200所大学的招生负责人签名支持。2019年哈佛教育学院Make Caring Common项目又发布了《Turning the Tide II: How Parents and High Schools Can| u # 9 @ V F F & Cultivate Ethical Characte1 4 C Dr and Reduce Distress in The College Admissions Process》的招生倡议,强调W f ) : & Z a大学录取过程中要向父母传达道德教育的重要性,这项声明得到近140所大学入学的认可,全国189所中学参与。在拜登时代,课外活动这一改革趋势将会继续深入发展,低收入阶层H p 9 Y ; / B孩子将会获得更多竞争机会。亚裔家庭的教育一直比较功利,注重培养孩子在课外活动中的“硬”实力,追逐学术音乐艺术体育的奖项,因为这些指标因为容易量化,是进入名校的更好的保证。而关心他人和社会公共利益,因为涉及到的是“软”实力,不太容易被量化和操作,往往受到忽视。一直以来,在美国名校招生官的印象中,亚裔学生注重自我优秀,缺乏社会责任感,这也是亚裔学生不被喜欢的主要原因。亚裔家庭是时候转变观念,不要盲目追求各} 2 $ q种眼花缭乱的奖项,课外活动专注于一两项即可。事实上,麻省理工等很多大学已经修订了申请书,不再需要填写那么多课外活动了。同时,更加重要的是培养孩子关爱他人的理念,做一些对家庭和社区的真实且有意义的事情。

个人性格:创新的测试美国名校录取的最大变革是“软”技能越来越重要,Bowdoin College招生5 l D ) @ s &主任Whitney Soule指出, 新冠疫情使得大学招生中从未如此重视过学生的性格特质。今年春天,美国大学联合召开了如何在录取过程b ( i D ! k 8 K中考虑“个人素W u j质”的会议,主题演讲嘉宾是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Angela Duckworth,她建议大学应当首先确定他们最看重哪些性格技能,并且做好如何定义它们的工作,同时积极创新和试验各种性格测试的方法。与录取过程越来越重视道德和社会责任感的趋势相对应,招生官们普遍认为,以往的性格测试中忽略了正直、富有社会责任感和顽强的毅力这些性格特质,其实这些才是名校学生应当具备的重要特质。哈佛大学讲师Richard Weissbourd在接受采访时指出,有大量数据表明,自我意识、好奇心、勤奋、换位思考、社会意识、协作能力,这些都对大学和职场成功非常重要。但是,道德和社会责任感,以及正直的品格也是同样重要的。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协会首席执行官Angel B. Pes h b 6 fre– 3 K z } : k +z表示,希望会有更好的测试工具,并且更多的学校会接受这样的想法,即学生应该因坚持不懈、乐于冒险和克服逆境的能力而值得赞扬,这是招生过程进行彻底改造的关键。申请文书和推荐信是评估申请人性格特点的重要依据,针对申请文书“过度包装”和推荐信“过度夸大”的现象,为了保证真实和公平,今年大学录取中采取了一些新的措施。一些大学让申请人5 v e B R c在线1小时回答随机生成的有关申请书的问题,以获得关于申请人最真实的第一手资料。如果对申+ I r请书中的某些内容的真实性有怀疑,有的大学还会提出后续问题让学生回答,甚至会要求学生写第二份申请文书。今年大学普遍鼓励学生提交比往年更多的推荐信,因为通过比较不同类型的推荐人的评价,更有利于大学找出申请人的最典型性格特质。哈佛大学从去年开始试验的一种新方法是,让推荐人在所有性格特质中“说出最能描述此人的四个特征”。更多大学尝试申请书和推荐信以外的方法,有的甚至采用高科技、人工智能乃至社交媒体等方式。Bowdoin College今年将视频文书列为申请可选项,用来衡量学生的内心驱动力和同情心等技能。也有大学采用公司招聘中经常实施的方法,既通过观察学生 B v 4 % Z G o J对现实_ % p *生活的某些场景所做的回应来评估个人素质。而弗吉尼亚大学则是建立了个模型,将整个大学社区动员了起来,教师、学生和校友在不同时间,持续、频繁地以各种方式与潜在的申请人联系。对于j c – V u ` –“勇气”、“好奇心”等非常难以衡量的性格特质,一些大学委托第三方机构使K q W n | r /用人工智能来处理,有的大U . j S ^ H学用追踪社交媒体的方式来了解学生的成长轨迹。亚裔学生敲开美国名校的大门主要靠的是“硬”实力,几乎满分的标准化成绩和实打实的各种竞赛获奖是我们的优势,而“软”实力是亚裔学生的最大弱项。进入拜登时代之后,随着性格特质在录取中重要性日益增加,对亚裔家庭来说,培养孩子的“软”实力是未来名校竞争& K i c B D 9 : u中胜出的关键。

特权录取:面临打破特权录取主要是指“早期申请ED”(Early Decision)和“继承录取”(Legacy Admission),D 1 W 8 % 2 A @2020年的招生联合声明将入学公平作为今后改革的目标,也将特权录取制度改革摆上了议事日程。被早期申请ED录取的学生必须就读该学校,否则就会被其他美国大学列入黑名单,这样使得大学不仅可以尽早录取到优质生源,而且可以更好Z ] G x K f 8 $地规划常规招生。美国U.S.News排名前20的大学中,除了麻省理工、加州理工学院、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其他大学都采用ED。ED申请人录取率通常是普通申请人的2-3倍,许多精英大学40%至60%的新生是通过ED录取的。但ED对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是极其不利的,因为他们无法通过比较各个学校的经济援助和奖学z . ( ! 4 7 * V金,挑选一G [ c V S个最有利于自# , B 9 3 z c己的学校,所以ED一直被批评为是特权阶层的游戏。受疫情影响,今年美国很多学校的早期申请出现了一些变化,为了让申请人能有更多的时间来准备。普林斯顿大学取消了早期申请,不少其他大学都增^ d 6加了早申批次,或者是延长早申截止日期,也许这是一个早期申请制度改变的开始。而且不久前,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协会和司法部达成协议,准许学校用奖/助学金互相争取已经通过ED录取的学生。这意味着ED对申请人的约束力减弱,尤其是那些家庭并不富裕同时又特别优秀的学生,给予他们更多的选择机会。继承录取是指优先录取校友、教职工的子女,亚裔诉哈佛大学歧视案的庭审资料显示,在2010年至2015年期间,哈佛大学继承录取率是33%,而普通申请者的录取率为6%。继承录取被批评是一种间接出售大学录取机会的方式,构成了对富人孩子的平权行动,是大学录取中的最大的不公。让人不可思议的是,继承录取只是美国名校特有的制度,欧洲国家诸如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几十年前就放弃了这种做法,而美国排6 2 1 g f k 5名前100的学校中四分之三的学校都有继承录取。不过,加州立法机构已经提出一项法案,继承录取P w O 8 + n 4 9的大学将不能获得州政府提供的助学金。今年4月,参议员Chuck Grassley和Ron Wyden提议用税法来1 2 N限制通过慈善捐赠让子女进入名校。对亚裔学生来说,最不公平的恐怕就是美国名校利用平权法案挤掉亚裔入学配额。哈佛大学教授做过模拟试验,如果废除种族因素,西班牙裔和黑人入学率将减少约40%和70%,而亚洲人数增加50%以上。“哈佛招生歧视亚裔”% o 9 q {案以亚裔的一审败诉而黯然收场,最近美国司法部起诉耶鲁大学招生中利用平权法案歧视亚裔学生,似乎让我们看到了一丝曙光。但是,按照民主党的平等7 $ P 0 x I * w j和多样化的理念,平权法案在拜登时代会得到| 5 ? v R ] # %更加广泛的实施,名校招生中的平权法案很难撼动。对亚裔学生来说,更多地应该寄希望于消除特权录取尤其是继承录取制度。参考资料:1. Will coronavirus change college admissions?/gazette/story/2020/07/how-college-admissions-might-change-in-the-wake-of-the-pandemk b Y 7ic/2. The Editorial Board, Sept. 7, 2019, End Legacy College Admissions, The New York Times3. Brennan Barnard, Richard Wei? 9 % z #ssbourd and Trisha Ross Anderson, May 29, 2020,Will the Pandemic Revolutionize College Admission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人已赞赏
新闻资讯

拜登当选后,留学生的日子会更好过吗?

2020-11-19 21:38:14

新闻资讯

沉默的二本学生,才是基数最大的打工人

2020-11-20 9:38:1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