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大奖“雨果奖”得主:保护好孩子的求知欲,是每个家庭都能做的“教育自救”

面对孩子的“脆弱知识综合征”,家长可以怎么做?

看点 一份份知识存在脑中,但却难以与日常生活相关联,并解决现实问题——“脆弱知识综合征”,正成为当代学生们的普遍病症,孩子们变得懒于思考,好奇心与求知欲也渐渐丢失。当教育系统尚无X W 1 * ` ] M Z法解决这一问题时,家庭教育如何对症下药,进行自救?世界科幻大奖“雨果奖”得主郝景芳,从亲子沟通、孩童视角与逻辑思维三个方面,给到家长切实可行的建议。

当下,过于繁重的学业压力、知识和现实脱钩的传统教学方式,正让越来越多孩子患上一种“脆弱知识综合征”。这是哈佛教授戴维珀金斯提出的,在今天的教育环境下,一种十分普遍的病症:孩子们看似学到了很多知识,却只是储存在脑海里的一块块“惰性知识”,不能和实际生活相联系,更解决不了任何实际问题。“脆弱知识综合征”患t K i :者,也呈现出一种思维方式上的“疲态”:不会思考、更懒于思考,求知欲和好奇心荡然无存。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学校教育当然应该转变教学方式,为孩子? 2 9 B 6提供更多时间、精力去自主发现和探索。但是,在现有条件下,当教育这个庞大的系统不能得到根本地改变时,我们的家庭教育,是否可以进行某种“自救”?曾经获得世界科幻大奖“雨果奖”的科幻作者,同时也是o ` u a大学物理学硕士、经济学博士的郝景芳,就在中读APP上所开设精品课程中,为普通家庭提出了切实可行的“自救方法”。郝景芳不仅一名跨界教育从业者,也是两个7 e G ` R孩子的妈妈。在她看来,处在这样一个时局变幻和技术爆炸的时代,呵护每个孩子内在的好奇心,培养独立思考能力,其实是每个人学习和成长的重中之重。如果社会和学校,不能提供这样的环境,那么家庭教育,更要创造出这一环境。郝景芳具体怎么创造?简而言之,就是“将发现的乐趣,留给孩子” 麻省理工学院认知心理学教授克莱尔库克,曾做过一个实验,观察孩子对不同形式玩具的探索兴趣,他发现:

 

如果一个孩子的学习环境总是一成不变,缺少发现的乐趣和惊喜,那么孩子就很容易对它失去探索兴趣,久而久之思维也容易被固化;

 

反之,学习环境和周围世界的不2 , ` ? 5 W ! s 2确定性,才有可能激发孩子探索的好奇心,去探究事物背后的运行规律。

与此类似的还有很多研究,它们都指向一个规律:那就是,保持学习环境的神秘感和不确定感,才能激发孩子更多自主发现的乐趣。郝景芳认为,对家长而言,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启示。如果在学校传统教育体系下,没有办法做教学方式的改良,何不在家庭环境中,为孩子营造一个具有神秘感和不确定感的学习氛围,呵护孩子学习的主动性和好奇心?况且,想要做到“将发现的乐趣,留给孩子”,并不需要家长有多么高深的知识水平、也无需具备一定的科学背景,只需要注意自己的沟通技巧、以孩童的眼光去陪伴孩子即可。如果在此基础上,能引导孩子去思考一些“大的问题”,那将激发孩子更广博的探索热情。

亲子沟通方式影响孩子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对于脑袋中天然充满好奇和问号的孩子来说,整个世界就像一个待解的谜团。但是为i F K . W 6 ` g d什么?

有的孩子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世界的好奇会越来越少,直至成为一个对一切都感到麻木、无动于衷的“无聊的大人”;

 

而有的孩子却始终充满旺盛的求知欲,并在各自领域有更持久的专注和热情。

这二者之间的差异,固然和学校教育是否呵护了孩子的好奇心有莫大关系,但是郝景芳认为,渗透在日常生活中更为点滴的家庭教育方式、亲子沟通话术,其实也发挥着不可忽视的潜在影响。亲子之间的沟通方式的不同,将影响孩子看待世界的方式。换句话说,如果想让孩子在生命中葆有好奇心和求知欲,那么我们和孩子的沟通方式,也应该尽量呈现一种探究的口吻。最常见T c h m O |的沟通内容,就是应对孩子抛来各种千奇百怪、脑洞大开的“十万个为什么”。这些来自孩童的发问,简直就是一堂堂Q X ; q v W 7天然的、, p a –现成的“亲子沟通小课堂”,如果将它们忽视或者浪费了,将是多么可惜。那么,对于绝大多数没有科学背景的父e $ 3母来说,具体可以怎么做?外滩君梳理了郝景芳给到的建议,总结来说有以下几个原则:1. 引导孩子回顾和梳理,自己是怎么发现这个问题的这是非常讨巧的沟通方法,却是很多家长都会忽视的一步。当孩子问了一个问题,我们先不要忙着对问题本身产生探讨,而是跳脱出来看待它,反问孩子“你是怎么想到这个问题的呢?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疑问?”这样一个看似“多3 | [ { p此一举”的反问,其实是在帮助孩子有意识地锻7 4 Z炼、梳理自己的思维过程。比如,当孩子问出“为什么人用两条腿走路”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反问他,“U R g : N r } 是怎么想到这个问题的?看到什么让你产生这个好奇?”这时候,孩子会试着复述自己内在的思考过程:

因为看到其他动物,都是用四条腿走路的,

 

只有人用两条腿走路,通过对比发现了这个问题… …

通过复述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问题”,其实是在帮助孩子更完整地展现一个问题产生的来龙去脉,引导他们从原本可能无意识的提问,到有意识的观察、发现和经验对比,将一个孤零零的问题,变得丰富和立体。这个对话本身,就是一个锻炼逻辑思维、激发求知欲的过程。2. 重要的不是答案本身,而是孩子自己给出合理解释郝景芳相信,培养孩子思考能力的关键,其实是在孩子内心深植一种信念:相信自己所处的客观世界,从根本上是可以被认识、被理解和被改变的。这种信念具备与否,决定了孩子在他的一生中,是会孜孜不倦地去主动了解和探索这个世界,把来龙去脉搞清楚;还是被动地适应和接受事物本来就是如此,满足于蜻蜓点水式地看世界。在童年时期,根植这种信念,尤为重要。因此,当孩子问出“为什么”的时候,家长千万不要满足于答案的提供,尽管这样看似更有效率地提高孩子的知识储备,但却“因小失大”。比起了解多少知识,重要的是让孩子掌握一套内在的思维方法、相信任何问题都可以通过逻辑思考去探究,这才是真正的受益终生。比如,当孩子问“为什么天空是蓝色的?”想要科学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具备瑞利散射这样的大学物理水平知识,甚至也不一定能回答准确。对于家长来说,我们并不需要给出一个最科学、全面的答案,而是要做一个“助产士”,多进行一些反问,让孩子始终保持旺盛的探究热情,并想办法自己去验证对错真假。

孩子:“为什么天空是蓝色的?”

反问:“你觉得是为什么?”

孩子:“我想是因为地球外面罩了一个蓝色的气球!”

进一步反问:“那你有没有办法去证明,这个想法是对的,还是错的呢?”

虽然孩子v . 的想法更天真、更脑洞大开一些,但是,这样的探究过程,其实和科学家发现问题、提出假设、验证假r ) z设的思考过程一致。这种反问式的沟通,正是“孵化”孩子逻辑% u , D d L c思维、科学思维的绝佳土壤。

以“孩童眼光”去激发孩子的科学思考作为孩子成长中的重要引领和陪伴者,我们不能被动地等待孩子. = { @ W j $抛来的“十万个为什么”,还应该主动出击,在日常生活中引导孩子主动挖掘更多有意思的问题。想要做到这一点,也不难。郝景芳建议,家长只要遵循科学思维的一些基本要素,就可以让孩子像科学家J ! _ S那样去发现和提问。1. 通过“对比”和“分类”,锻炼观察能力观察能力,是一切逻辑思维活动的第一步。如果一个孩子观察能力很弱,就不可能产生好奇和问题。如何训练孩子的观察| Q ] @ . E L OO S L I 5 ; 7 a力?有一个简单的方法是,玩“分类游戏”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心理学教授丹尼尔威廉厄姆在他的著作《为什么学生不喜欢上学》里提到:初学者和专家在思考过程中的本质区别,其实就是“分类”的能力。

初学者只能看到事物和事物之间的表层结构和表面联系,比如苹果和梨都属于水果,电视机和冰箱都Y [ Q $ :属于家电;

 

而专家能够发现事物和事物之间更潜在、深层的联系,比如,他们会将手机和人体器官划分到一个类别,因为从本质上来说,手机也是人类感官的延伸。

这也是为什么,专家在看待世界的时候,往往比其他人看得更透彻,分析问题也更深入。分类能力,其实是我们大脑认知世界、化繁为简的关键能力。任何一种“分类”,都建立在一定观察和分析的基础上。日常生活中,万事万物都可以成为孩子进行“分类游戏”的对象。比如,让孩子观察不同动物之间、不同水果之间有哪些区别?有多少种方法将它们进行分类?在游戏过程中,他们会兴致盎然地进行观察0 = 0 U K m (和比较。每当孩子能够进行不同角度的“分类”,就意味着他对事物的观察、认识,又上升到了4 ~ F v O E b Z一个新的层次,同时也锻炼了思考能力。2. 通过“因果现象”,进行问题启发除了玩“分类游戏”这一方法,经常关注生活中的一些“因果现象”,也能引起孩子的极大热情。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其实有着无穷无尽被忽视的“因果现象”。如果我们能做一个有心人,将这些视为理所当然的“因果现象”重新“捡起”,就会成为孩子取之不尽的探索宝藏。比如:

为什么玩滑滑梯会往下滑而不是往上滑?

为什么下坡会上坡更省力?

秋天到了树叶为什么变黄?

… …

生活中一切有趣的、司空见惯的现象,其实都可以让孩子开动脑筋去思考和探索,而不是一定要等到学了相关的力学原理、生物学知识,才能去回答这些问题。探究这些问题,不仅让孩子对世间万物保持新奇感,也为孩子“提出猜想、印证假设”的逻辑思考能力,打下基础。3. 引导孩子提出假设和猜想面对生活中的各种现象,或者孩子] 5 T提出的问题,家长都可* @ 以鼓励孩子自己去提出假设和猜想,“你认为答案可能是什么?”当然,在做假设的过程中,一定D Y j ~ I W N 6要允许孩子任何天马行空的想象,包容他们的一切荒谬、幼稚的想法。接下来,只需要问孩子,“有什么办法,可以证明你说的是对的?或是错的?”让孩子动用已有的知识、经验和逻辑去探索,自己的猜测有多大的合理性,这就完成了从“大胆假设”到“小心求证”的探索过程。总而言之,我们只需要把自己想象成孩童,以同样新奇的眼光去看待这个世界,陪孩子一起去观察、发现、探索世界的奥秘,就可以了。

从逻辑思维出发

探索“更大的问题”

长久以来,我们常常将“逻辑思维”这个概念,和理工科学习相联系。认为一个孩子的数理化学习好,就意味着他有比较好的逻辑思维,反之亦然。其实,逻辑思维能力,并不仅限于此,它有着更广阔的含义和体现。换句话说,一个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强,还应该在数理学科之外的语文、历史、地理等各类学科的学习中,有所体现。比如,他更擅长写作中的逻辑表达,在实际问题处理上也更富有调理。郝景芳提出,未来的世界,需要孩子们发挥自己更为综合的逻辑能力,而不仅仅是在某一个单项领域。* E m 4 =些年来,很多全球知名学府千奇百怪的考题,也反映出这一趋势。比如,经常不按套路出牌的牛津大学考试题目,就曾出现过这样的考题:

“谷歌比我们更了解自己吗?”

“你更想成为一部小说还是一首诗?”

“你更想成为吸血鬼还是僵尸?”

这些看似无厘头的考题,与其说在考察学生的想象力、知识储备,还不如说是在综合考察学生更全面的逻辑思维能力。它需要8 F c ; Q学生能够对问题进行全面、辩证的分析解读,对脑海中存储的信息进行筛选甄别,并合理地组织好语言,做到清晰的表达。这一整套流程,都需要逻辑思维能力的支撑。当然,未来的考试题目、面试题目,还会变得更加开放和出其不意,需要学生能够真正做到通汇贯通,具有跨学科的逻辑思维能力。更可况,当孩子们走出校园,走向工作岗位,职场和社会上的挑战将更加复杂,越是没有明确答案的“考卷”,越需要学生有自己的逻辑判断和分析能p Y * T b力。《我们的孩子,会生活在更好的^ ! n ! X w M时代吗?》一文中,郝景芳曾提出,未来的世界格局和社会发展,迫切要求我们的孩子能打破学科之间的壁垒,从更宏观的历史角度,理解人类整体文明,应对更为复杂的挑战。也就是说,包括逻辑思维在内,更为综合的通识素养,将成为未来孩子必备的硬核能力。具体而言,怎么从逻辑思维入手,培养孩子具备跨越科学、人文、艺术等多种学科知识和能力的通识素养?作为一名科幻作家、宏观经济研究者、同时也是一名儿童教育从业者,郝景芳立志于探索一整套通识素养的启蒙方法。其中,她认为最关键的抓手,就是提出与孩子相关的“大问题”。什么是“大问题”?就是那些在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十分重要,与人类生活息息相关、很多领域先贤都曾思考和探索过的、需要跨越不同学x A m M ; I科的重要问题。的确,在某个领域做出贡献的杰出人士,正是被这些难以解答的、特别抽象宏观的“大问题”所驱使,进而推动自己不断专研和思考。外滩君曾经采访过的一些“学神”,他们在学习过程中,也十分痴迷于某些“大问题”,比如历史爱好者想要追求“历史的真相是什么”、编程爱好者的“大问题”则是“技术能否改造世界?”因此,我们不妨先观察一下孩子对什么事物感兴趣,再从这] t 0 h *一兴趣出发,引导孩子去思考一些内涵更广、格局更高的“大问题”。当你观察到孩子对公主裙、对迪士尼娃娃特别迷恋,就可以提炼出一系列关于 “人类是怎Z ! V 9 W k样感受美、创造美?”的大问题,从表面的视觉之美,渐渐拓展到人类文明中其他形式的美,与美有关的故事。如果孩子对汽车、机械玩具感兴趣,就可以梳理出“能量是怎么来的?”“人类如何获取更大的能量?”等大问题,引导他. / 4 ] 6 A们发散思维去寻求答案。当然,随着孩子的成长,他们也会逐渐发现自己感兴趣的“大问题”,或是被你想象不到的“大问题”所吸引,成为指引他们一生不懈y ; _ Q + ` z求索的原动力。在今天的教育环境下,面对“脆弱知识综合征”这一全球性难题,其实,家长只要扮演好一位天真的“发问者”,始终将发现和探索的乐趣留给孩子,对孩子来说,就是最好的智慧启迪,也是可以实现的“教育自救”。

 

人已赞赏
新闻资讯

走访近10所芬兰学校,我感受到了芬兰教育的温度

2020-11-21 3:38:14

新闻资讯

幼儿园已经开始内卷了

2020-11-21 15:38:2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